1 2

联系我们

预约热线 : 0551-65638385
相关负责 : 李经理
在线咨询 : 1281794886
公司网址 : www.krbaojie.com
公司地址 : 庐阳区四泉花园

上门洗车O2O看起来很美丽

时间:2016/5/30 11:08:40 访问次数:
0
仅在今年年初,上门洗车项目还是O2O的一片蓝海,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提供类似服务的客户端有20余个,各家公司烧钱、拼服务一片火热。

呱呱上门洗车

  一年时间下来,蓝海变“死海”,网上开始流传一份洗车O2O的“死亡名单”,多家获投资青睐的公司在列。成立于2014年底、曾获500万天使投资的“我爱洗车”上月也悄然解散,引起业内再一轮大辩论。从一片叫好到普遍唱衰,似乎已进入“后洗车O2O时代”。

  作为O2O的核心竞争力,“用户王道”始终左右着一个项目的商业价值。上门洗车今年4月才进入长沙市场,在第一轮的推广和优惠后,用户体验到底如何?11月2日,记者进行了亲身调查体验。

  调查

  关闭潮与逆袭军并存引伪需求、刚需之争

  国内O2O洗车平台倒闭频现,引得业界一片哗然,有说上门洗车污染环境、阻碍交通、烧钱太快,甚至称其是伪需求的。

  然而,在上门洗车频频告急之时,也有公司表示上门洗车订单爆满,后市场介入平稳。湖南呱呱洗车有限公司总经理龚小燕就透露,他们在长沙的业绩情况就是如此,并计划过年前在长沙再开一家洗车分站,届时,呱呱洗车在长沙的分站也将增至13个。

  跑得太快,缺钱成倒闭主因

  12月3日,大象洗车长沙总部的会议室内讨论气氛热烈,黑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国内已阵亡的洗车O2O公司名单,管理层正剖析着每家公司倒闭的原因,并希望以此为鉴。

  死亡名单包括嘀嗒洗车、车8、e洗车、我爱洗车、功夫洗车等等,通过总结归纳,这些公司从推出上门服务到关闭普遍不到2年,还有公司在数月内就完成从上线到死亡的全过程,而在今年倒下的尤为集中。

  在已倒闭的洗车O2O公司中,大多被爆资金紧张。大象洗车CMO欧阳光解释,因洗车行业本就利润不高,再加上O2O洗车前期为了扩张市场,大多是亏钱洗车,若资金跟不上,倒闭显得是情理之中。

  大象洗车市场部经理王笠君也表示,当烧钱已成O2O的常规作战术后,资金成了不可或缺的利器,但在资本寒冬下,融资越来越难,致使弹尽粮绝的O2O洗车企业倒闭泛滥。

  在缺钱的表象下,不同的公司又有各自的痼疾。欧阳光介绍,比如“我爱洗车”,其倒闭的主要原因是成本控制不力。虽“我爱洗车”曾斩获500万元的风投资金,但在高成本的运营下,几个月后不仅平台关闭,还落得CEO负债100多万元。“洗车成本达180多元/台。”在分析另一些洗车倒闭的公司时,欧阳光还发现扩张速度过快、补贴烧钱太猛、服务品质跟不上等都可能致上门洗车服务支撑不下。

  对此分析,湖南呱呱洗车总经理龚小燕也表示认同,而且她尤其注重服务品质,“上门洗车原本就是一种奢侈品,服务一定要做好。”

  “所以我们决定走稳健路线,不追求速度最快,但会一步一个脚印。”欧阳光介绍,作为本地O2O洗车公司,他们于今年4月正式上线运营,截至目前,他们在长沙的服务范围仍限于河东范围,“南从新开铺起,北到马王堆”。目前长沙的日订单在稳步上升,“多的时候一天200多笔,少的也有几十、近百单。”

  上门洗车,刚需还是伪需求?

  如果上门洗车公司的倒闭只是资金和运营上的问题,也不算是难题,因为“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且市场并不缺乏好的管理人才和团队。但更有劲爆的说法是,有人竟提出上门洗车是个“伪需求”,其中,青春在线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燕就坚信这点。他认为,上门洗车用户没忠诚度,一旦烧钱、补贴不再,就没多少人会使用该项服务;不仅落地困难,服务质量也不能保证;不仅不挣钱,而且后续服务转化率低至5%-6%;以及上门洗车是比洗车场更典型的“重资产运营”。另外,还有人提出上门洗车的污水破坏环境,占用道路、绿地,导致交通拥堵,以及影响小区环境等一系列发展瓶颈。

  但龚小燕则认为上门洗车是刚需。首先,她认为洗车是有着庞大的市场潜在,就以长沙为例,目前长沙拥有190万辆机动车,其中有170万辆是他们可以服务的对象,但目前他们已有交易记录的客户还不到2万人,这说明另外还有100多万的市场可挖掘。另外,相比传统洗车店,上门洗车可以其便利性和价格优势而获得消费者倾爱。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龚小燕拿出湖南呱呱公司的业绩进行作证。湖南呱呱洗车8月上市以来,实现了在一个月内做到“10个分站,100名技师,日订单上千的目标”。而且在过年前,他们将增加一个分站,届时,分站数量达到13个。

  对用户的忠诚度 ,龚小燕更加表示有信心,12月3日,湖南呱呱洗车的收费标准是89元洗5次车,这比呱呱洗车刚进入本地市场时的价格翻了一番,但订单数并未因涨价而减少,反而随着站点的扩张而稳步上升。“只要遇到天晴,订单就爆满。”

  目前呱呱的洗车价格为17.8元/次,每洗一台车大概亏损2元,龚小燕认为,每台车亏2元对公司不构成威胁,而且她还相信等用户量稳定后,即使再涨价2元,他们的价格还是比实体店有优势。

  而对上门洗车导致交通拥堵、污染环境等发展瓶颈,龚小燕及欧阳光都表示,虽然员工在洗车时会偶尔发生类似情况,但概率很小,而且他们对员工有污水回收、避开交通拥堵地段等要求,随着公司管理制度的规范,他们相信这些不会成为上门洗车的阻碍。

  要抢后市场,先走好洗车这一步

  据知,长沙马前卒洗车在今年9月关闭后,目前长沙市场为人熟悉的上门洗车公司只有呱呱洗车、大象洗车和58到家。而经记者调查得知,58到家虽在自己手机APP界面上开通了洗车项目,但具体洗车服务却是由呱呱洗车技师来完成的。“58到家只是我们的投资方,没有具体的洗车团队。”湖南呱呱洗车市场部经理夏厚武介绍。

  本地两家洗车O2O公司在发展战略、战术上又有什么特点?

  首先,两家公司都对汽车后市场寄予厚望,想基于洗车平台介入汽车后市场。“洗车仅仅是车后服务的入口,我们在创业之初对此就有明确的认识。”呱呱洗车董事长郄建军表示。同时,这也是大象洗车的发展战略。

  “但是洗车没做好之前,我们不会做其他业务。”郄建军补充道,他指出确实有不少公司将洗车业务作为进入车后服务的一个拐杖,但连洗车服务的门槛都没有过,就想把拐杖扔掉,肯定会摔跟头的。因此,郄建军认为目前呱呱的发展规划就是先扎扎实实地做好洗车业务,做成规模,最好能做成独家。目前,呱呱在长沙除了洗车服务外,后市场服务只有打蜡。“打蜡的营业额占洗车业务的10%后,会推出更多其他后服务。”龚小燕透露。

  盘点O2O洗车倒闭的原因有哪些

  原因之一:盈利模式错误

  3月份,O2O洗车平台E洗车宣布完成A轮2000万美金融资。当初E洗车的创始人和高管一致认为,E洗车乃至整个洗车O2O行业的盈利模式肯定是:先补贴、后盈利。他们没想到的是,补贴烧出来的用户都不是真用户,甚至需求都是在补贴下的“图便宜”的伪需求。这就直接导致了洗车用户转化为其他业务的比率非常低,这种补贴很多时候是无效的。所以盈利达不到预期。

  原因之二:无明确市场定位

  根据调查,O2O洗车在创业的短短时间之内一直在尝试不同的业务,目标不够明确,对市场的敏感性也不够强。据当时负责E洗车、汽车保养业务的员工介绍,保养业务研发了两个多月,最后只运营了一个月就停滞了。如此随意的市场定位和业务处理,自然不能够迅速切入市场并构建自己的盈利模式,所以,这也是O2O洗车的倒闭关门的重要原因之一。

  洗车O2O行业为何迟迟难以强大

  抢市场到盈利转化不尽如人意

  许多O2O行业的创业者或者经营者都认为,O2O的经营模式应该是先低价烧钱抢夺市场,然后上市圈钱或者创造盈利模式,但是这种想当然的做法多半都会导致失败。因为,企业没有办法在抢占市场到盈利之中完成华丽的转化。

  上门洗车技术壁垒

  上门洗车的技术决定了上门洗车可能被消费者抛弃。工具携带的便利性倒是小事,主要是上门洗车的方式可能毁坏车主的车漆,这决定了车主或慢慢放弃这种洗车方式。上门洗车是微水洗车,洗车工或能省就省,尽量多洗几个,否则就要无休止地寻找水源。

  “发展增值服务”不靠谱“通过洗车发展增值服务”作为一种商业模式的愿景,上门洗车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中国的大部分洗车用户都是把上门洗车当作可有可无的需求来看待的,而高额的补贴造成的伪需求根本不能支撑起增值服务的盈利模式。

相关新闻:合肥康睿保洁人员安全防护规程
合肥康睿保洁清洗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2号 专注:合肥工程保洁、合肥家政保洁、合肥外墙清洗 ©2020 皖ICP备14010869号-1
技术支持 : 三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