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联系我们

预约热线 : 0551-65638385
相关负责 : 李经理
在线咨询 : 1281794886
公司网址 : www.krbaojie.com
公司地址 : 庐阳区四泉花园

我在协和医院做保洁的这10天

时间:2020/6/16 22:29:19 访问次数:
0

2月18日,环卫工人刘先梅已经在酒店隔离11天,再过3天,她就可以回家,和丈夫、女儿团聚。



和刘先梅一起住在酒店隔离的15名环卫工人,全部来自武汉开发区市政环卫公司。从1月29日起,这15人进入协和医院西院保洁,完成10天的保洁任务后,目前都在这家酒店进行集中隔离观察。满14天,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近日,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在这家酒店见到了刘先梅,听她讲述了在医院做保洁的10天生活,以下是刘先梅的口述。

做了23年环卫工

从来没有想过要面对这个选择

我今年52岁,做了23年环卫工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选择。

我是大年初四接到通知,城管局需要派人到开发区的协和医院西院做突击保洁,公司每个班组自愿报名,最后一共去了15个人,都是自愿报名的。

为什么愿意报名?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医院过年期间,本来保洁的人就少,加上这次疫情,病人多了,忙不过来。我们平时虽然不是先进,但也绝对不是拖后腿的,做了23年环卫工,也参加过很多大型活动的环卫保障。

通过看新闻,我们也知道这次去医院增援和以前的重大活动不同。这次说不怕,是扯谎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一想,全国的医护人员都到武汉来了,我们武汉本地人怎么能够临阵脱逃呢?

多出来一次就浪费一套防护服

我们自己克服困难

刚进医院,根本搞不清楚,哪个见过这种事咧?进去以后,把几层防护衣一穿,里面袄子都不能穿,全部脱光,秋衣都不穿,只能穿纸尿裤和医院给的一身单衣。

我们刚进去第一天,搞不清楚状况,防护服里穿的是普通内衣,早上过早,喝了水,时间长了要解手,没有办法,不小心尿漏在裤子里。

后来,医生护士告诉我们,可以穿纸尿裤,他们也是这样穿的。他们还送给我们纸尿裤,外面套件病号服,相当于有层布隔着,然后再穿几层防护衣。

我们穿那个防护用品,有12道程序,每次穿完两个人互相检查,看有没有露出来的地方。脱也一样,每脱一层,就消一次毒。在第一个位置脱一件,消毒后就移到下个位置,再脱、再消毒……最后,脱得只剩一套单衣,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浑身都是湿的,第一时间就要去洗头洗澡。

所以,后来我们就尽量减少喝水,除了中午吃饭和下午下班,中途就不出来。

那个防护服,都是蛮贵的,也蛮稀缺,多出来一次,就浪费了一套,医疗物资都蛮紧缺。我们就自己克服,医生护士都是像这样,也不仅仅是环卫工人。

垃圾袋要装三层,每层打死结

一早,我们先要把病人的早餐抬进病区,交给护士去发,然后就开始做保洁。

听医院保洁人员说,平常他们在医院做保洁,把垃圾袋一拿就可以收了走,但是现在同样是一袋垃圾,必须要包三层,你要把它包了一层打个死结,再包一层再打死结,一直要包三层,全部打死结,(刘先梅一边说,一边用手做着扎紧袋子打结的动作)。

病人基本都是躺着的,我们就在病床扶手上系一个塑料袋,方便病人丢垃圾。每天,我们要去每个病床,帮他们把垃圾收了,再换上新袋子。毕竟之前从来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过,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睡觉都要求戴帽子、口罩

一日三餐按时送但不能按时吃

每名保洁人员就住在自己所负责的那一层楼,和医生、护士一起住。我负责12楼,西区是隔离区,住的都是病人;东区就是医护人员和保洁住的地方,我们5个人住一间,住4名保洁和1名护士。

其实我们住的地方,就是病房,当时还没有病人入住,所以当做医护人员和保洁的临时住处。每间房里面放着几张床,晚上睡觉都要把口罩、帽子戴着,不能取下来。

在医院里睡不着,医护人员每4小时一换班,下班的医生护士回来必须要洗澡,所以一直有人进进出出。医护人员都是用对讲机联系,经常会传出哪个病人怎么样了,要做什么的声音,我们听得清清楚楚,对讲机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

一日三餐,都是按时送,但是不能按时吃。饭送来了,医生都对我们说,你们谁出来谁吃,不用等哪个。医生忙完了,出来吃的饭,经常都凉了。

我们的辛苦比起医护人员来,差远了。我们那层楼有来自北京和黑龙江的医生护士,有的护士年纪特别小,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工作时,把防护服一穿,根本就认不出来,以后在街上走路就算碰到了,也不认识。

第10天,我们准备离开时,听说东区这边也全部要改成隔离病房了。

如果接下来医院有需要

我想我还是会去

我们从医院出来,单位就直接安排我们住到酒店来了。每天和女儿微信视频,我跟她说,在这里蛮好的,每天有人送吃送喝的,比家里还好些。

出来第二天,单位还给我们安排了心理老师讲课,还教我们做舒压保健操。给我们发了体温计,每天报告体温。到目前,我们15个人的身体情况都还好。

住进酒店后,我们从来不串门,就是在房间看一下电视,看一下手机,做一下锻炼,在房间里做一下操。经过在医院的这10天,我知道在这种时候随便串门,对自己不负责,对别人也不负责。

我刚去医院的时候,就老公和女儿知道,家里其他亲戚都没说。后来大家知道了,还发微信给我,问我怎么敢这个时候去医院做保洁。

等到2月21日,我们没有问题就可以回家了。如果需要我再上岗,我想我还是会去。
合肥康睿保洁清洗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2号 专注:合肥工程保洁、合肥家政保洁、合肥外墙清洗 ©2020 皖ICP备14010869号-1
技术支持 : 三尺营销